谈生风笑

哥迷人的五官,就是你犯罪的开始。

【尊多】 嘿,天亮了。


  周防尊刚遇到多多良那会,觉得多多良一定是上辈子欠他很多钱,所以才会执着的要做他小弟。即使前一天被自己凶狠的训斥让他别跟着,第二天还是笑着叫king,king。

  再后来,当他和草薙一起在一片废墟中握紧自己燃烧的双手,成立吠舞罗,他也一直觉得多多良是上辈子欠他的,但也许不是钱,有可能是情!周防尊面瘫着脸,内心却有些小窃喜,恩,上辈子的我眼光真的不赖。

   然而此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周防尊深深吸了一口烟,内心有点惆怅,当初我还是太年轻,根本无法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哪里是多多良欠他,明显就是他欠多多良啊,而且欠的应该还不少。每天在外火拼的时候主要精力是在注意他的安全;每次他有新爱好,自己总是第一个试验品,还无怨无悔心甘情愿并以此为荣。

  “阿拉阿拉,我果然很有天份,这个发型真的好适合king”多多良说着还很是自豪的转了一圈,正巧看到刚睡完午觉的安娜下楼。“小安娜快来,这个发型是不是特别适合king “

安娜看了看仿佛头上张了两根触须的周防尊,再看看一脸兴奋的多多良,小小年纪的她就陷入了一个和年龄不符难以抉择的境地,多多良一直教她做人要诚实,但是她又舍不得多多良伤心。

  ”安娜?“多多良蹲下来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以为她是做了噩梦。

  ”很好看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周防尊和安娜还是惊人的,额,相似,当然我说的不是面瘫。

   ”我果然是个天才,安娜,你要不要?“多多良挥了挥手中的剪刀满脸慈祥,”我一定帮安娜剪一个超级卡哇伊的发型哦“

   安娜微微睁大眼睛向后退了一步,连忙求助的看向周防尊,却看见周防尊和她对视了一眼之后默默的转过了头。  

   ”尊,前几天的那些家伙...“草薙正好推开吠舞罗的门然后愣了一会爆笑出声“尊,你为什么要剪一个红龙虾的发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娜看着忙着和草薙争论这个发型好不好看以及到底是谁没有艺术感的多多良,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头发安心的呼了一口气。虽然这个头发后来被很多人吐槽过,但周防尊并没有做出任何改变的打算,多多良的心情可比其他人重要多了。

   当周防尊被石板选择成为赤之王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的宿命是暴力和破坏,对于他来说每天最费力气的不是去干掉那些前来挑衅的人,而是压制自己。他也一直都知道自己人的归宿会是压制不了这份力量的失控暴走。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害怕自己。

   而多多良,每次都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三言两语的就轻松化解他的那份压力,看着他笑着说,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让他也不由自主的觉得,没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他想,如果和这家伙一辈子在一起,压制自己也不是什么辛苦的事情。

   对于吠舞罗来说,周防尊是象征,精神领袖。草薙统领了整个大局,处理了整个社团的事情。而多多良,则像一个粘合剂一样,让整个吠舞罗更像一个家,那些外人眼里不良的少年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个需要关爱的孩子,虽然他自己也并不比他们大多少。

   多多良还有个特点是战斗力很低,所有人都知道他不参与任何帮派斗争,带着安娜呆在吠舞罗才是最稳妥的做法。但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对他这么说,大家都知道多多良多看重和他们并肩作战的机会,哪怕只是和安娜呆在一边。

    安娜是吠舞罗的吉祥物,是多多良的宝贝,周防尊曾经因为不小心在安娜面前抽烟被多多良发现,遭受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思想教育谈话,八田看到自己敬爱的尊哥坐着一动不动的接受批评,吃惊下脱口而出:“多多良好像我家的老娘。”听到这句话的一直愣愣看着多多良的接受批评的周防尊罕见的笑了出声,换来多多良瞬间通红的脸。

  后来,当周防尊看到第一道裂纹出现在自己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之上却没人牵住他的右手告诉他没事的时候,当他控制不了的在安娜面前抽烟却没人念叨他的的时候,他只能用更长时间的睡眠压制自己的,因为只要在那里,他才能躺在那个一脸温柔的男人腿上,等着他跟他说天亮了。

   看,你离开之后,我连梦境和现实也分不清了。


评论(1)
热度(30)

© 谈生风笑 | Powered by LOFTER